《搏击俱乐部》:不可一世的流氓

这部电影我连着看了两遍,得出的唯一结论就是导演大卫芬奇简直就是个不可一世的流氓!如何流氓呢,容我慢慢道来。

电影本身的情节并不难理解,人格分裂却浑然不自知的男主角患有严重的失眠症,每天的工作就是枯燥地飞往各地为发生事故的汽车作召回协调,召回协调这么专业的名词,在我理解就是汽车公司派人用最小的费用来解决这个trouble。正如导演的电影中借演员之口作出的解释—车的序号A 乘以 故障几率B 再乘以 官司需要的费用C 得出X,假如X小于故障处理费用的话,就不作车型回收,意思就是直接打官司。这就是典型商人的想法,利润至上,怎么赚怎么来,商人愿意为了200%的利润冒300%的风险。回归正题,男主角在一次看似偶然的机会中,“相识”了幽默又狂放的泰勒并与之成为好友,两人虽性格迥异但聊的比较相投,他们共同策划组织了一个互殴俱乐部,以此来达到一种宣泄与释放自我的目的。可是之后泰勒的做法越来越离谱,甚至可以说是在造成社会动乱,煽动俱乐部成员到处搞破坏,以此为乐。男主角看不下去了,想去制止,却发现其实他所谓的好友泰勒并不存在,完全是他自己虚构出来的人物,而这一切的源头竟是他自己。。。

讲到人格分裂的电影其实有很多,此类好的佳作也不少,如《美丽心灵》《黑天鹅》等。所以本片题材也算不上新颖,只是导演用了一种极具个人特色的手法去表现出来。其实要说清楚本片到底叙述了什么并不是很容易,你可以说它什么都没讲,也可以说它什么都讲了。导演的表现方式很丰富,有倒叙,一些即兴的插叙,晃动的镜头,和一闪而过的画面。似乎他偏好在剧情进展中插入第一人称的旁白,以此来交代一些事,这给人一种亲切的感觉,既让观众不会对冗长繁杂的情节和单一的叙事方式感到厌烦,又可以“顺便”加入导演另外的一些灵感让剧情更加扑朔迷离。

至于那该死的一闪而过的画面,可以理解为恶作剧,其它导演也用过,比如《科洛弗档案》(又名苜蓿地)里影片临近结尾时有个旧版金刚爬上铁塔打飞机的画面一闪而过。但放在此片中,这种手法我觉得更像是导演故意用来显示自己高明的小把戏。导演在影片前期有一段“很多余”的插叙,为何说是多余,这段情节其实与剧情没有很大关系,就是说即使不讲也没关系,一看就是导演硬加进去的。他在这段多余的情节中借主角之口,交代了泰勒这家伙平时干的一些恶心的事,比如,当服务生的时候往食物里“加料”(发挥想象力吧),或者,在兼职剪辑胶片的时候往普级影片中加入一两个色情画面,这些镜头一闪而过,1/24秒,观众根本意识不到发生了什么,只是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只知道影片停顿了一下好像出现了什么又没看清楚,怀疑是影片出问题或者自己产生了幻觉。

真的非常之恶作剧,导演看似借主角讲述情节其实就是在说他自己也干这事,而可怜的我们还没意识到,一步一步走入他布下的陷阱。直到最后影片临近结束周围大楼都崩塌的时候镜头开始晃动,紧接着出现了泰勒用来插入儿童片的那帧“big nice cock”,其实这个并没有一闪而过,算是比较明显的能看出来是什么,导演就是要告诉你:哈哈,你们这群傻瓜,被我耍那么久都不知道。其实之前还有好几个画面一闪而过而根本没发觉,这些画面都无关情色,都是在主角日常生活中莫名其妙闪过一帧泰勒的身影(以下是罪证:分别在影片4’07” 6’19” 7’34” 12’13”),可以解释为导演用来暗示泰勒其实只是虚构人物。可我认为不仅如此,导演事先在叙事时告诉你主角在兼职剪辑工作时会插入别的画面来恶作剧而电影院中的观众根本意识不到,之后在这部电影中也插入一些额外的镜头,而你也会如同片中电影院里的那些“愚蠢”观众一样中招而浑然不知。而结尾出现的画面就成了一个巨大的嘲讽,这时你才恍然大悟,被耍了啊!可惜为时已晚,这时导演不知躲在哪个角落捂着嘴巴奸笑呢。多么不可一世的导演,连观众都敢耍,而那两次堂而皇之出现的“big nice cock”,最后被用来嘲讽观众,说明他是个不折不扣的流氓。综上,导演是个不可一世的流氓。

流氓导演大卫芬奇其实还导过几部比较知名的电影如《七宗罪》《龙纹身的女孩》《本杰明·巴顿奇事》,都是比较有创意的作品。而这部电影也不乏很多另类的想法在里面,在我看来卖点就是男人之间的互殴,这种场面在片中占了很大一部分比例,无冤无仇的两个男人为了宣泄自己而自愿进行搏击,打得天昏地暗翻云覆雨筋疲力尽满地找牙七窍流血,连自己妈都快认不出来的时候方才停手,爽了自己也爽了别人,不打不相识啊,奇特的是,最后两人还可以成为朋友,打完鼻青脸肿的一起出去喝酒,还约定下个礼拜接着玩。似乎有些自虐情结在里面,但是的确很热血,很man,很有创意,达到了他所要表达的艺术效果。不得不说,导演虽然流氓,但是非常高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