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微末节本是一幅画

A.

京都大学里的一个片断。

在大学里听完大课的讲义,正要赶去车站时,天空却下起了雨来。那天,我恰好没有带伞,只好站在屋檐下,茫然地看着雨水不停滴落。就在这时,背后突然有个声音在说,“没带伞来吗?”我回头一看,原来是上同一节课的同学。那人平时说话时并不是这股腔调,一瞬间,我心里竟然闪过“这人还挺可爱”的古怪念头。

“恩,要是出门时看下天气预报就好了。”我一边苦笑。

“给!”那人冷不丁地把手中的伞递到了我的手里,然后独自跑到了雨中。那人的举动太过突然,我只能呆呆地站在原地,甚至来不及看到那人穿越烟雨朦胧的校园,那身影就已经消失在雨中了。下一刻,我心想,“有没有搞错啊?这可是十年之前漫画里的场景。”我一边摇头苦笑,一边撑起伞往车站走去。

之后一节课的课后,还伞的时候,我说,“那天,你也太唐突了。”“哪里,我就是看你挺不知所措的……但是,又不能和你同撑一把伞走……”说着说着,那人的脸颊竟然还红了起来。

现在想来,那一刻,我说不定我就完全沦陷了……

假如,那家伙是女人的话……

B.

还是在京都的一个片断。

来日本的第二年,一个京都大学留学生的项目,我去山科区的一家小学上社会课,内容是介绍中国。上完课,班主任请我留在了那里,和班上的同学们一起吃了午间餐。吃饭的时候,一个上课时举手回答过我问题的活泼男生凑到我耳边悄悄地对我说,“今天,我要回去剃个光头!”我笑着问他,“是因为失恋了吗?”他摇了摇头,又凑到我耳边,继续说,班上有个女同学从明天开始要重新来学校上课了。她住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医院,因为药物的缘故,头发全都掉光了。

听到这里,我不明所以,只能把耳朵稍稍往他嘴边挪去。他凑得更近,声音压得更低,“你想啊,一个女孩子变光头了,那多难为情啊。所以,要是另外也有个光头的话,那就好多了。打棒球的那几个家伙本来就是光头,所以我想,棒球部之外有个光头就好了。”

第二个星期,我又去那家小学上课。走进教室的时候,我大吃一惊。原来,班上的男同学都剃成了光头,坐在那女孩周围的女同学个个都剪成了很短的短发,其中还有一个是光头。那四十分钟里,我不知所措,准备好的内容几乎忘得一干二净,只能和大家做了几个简单的游戏。下课后,我正想去老师办公室和班主任道歉,谁知道他已经笑眯眯地走进了教室,还问我,“今天也有时间留下来一起吃午间餐吗?”我抬头仔细一看,他竟也成了光头。吃饭的时候,我坐在几十个光头中间,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上次那个男孩又凑到我的耳边,“可惜了。没想到,大家都想到一块儿去了。”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伸过手去,轻轻拍了拍他的肩。那个时候,我分明感到,有一道温暖的痕迹划过脸庞……

转自博客大巴 原文地址akazuki0809.blogbus.com/logs/199174963.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